金華火腿🍖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我看得懂簡體但是不太知道怎麼切換鍵盤……也不太會運用,我大概文學方面沒什麼成就(?
不定時更新
最近板上大多都是凹凸相關( ´▽` )ノ
不是放二創時版上多放自創文章或者自家孩子 ,少量二創、同人文。
比較忙沒什麼時間碼字,不好意思了(Orz

想多認識新朋友但是我又不好意思搭訕(´Д`。);;;
所以如果有人願意跟我當朋友的話我很歡迎的,快來搭訕我╰(*´︶`*)╯!!

在學校畫了一隻安迷修,希望沒有畫錯地方(艸

【瑞金】守護者02

接續上一篇。

人物可能ooc,結尾可能奇怪。

大概是現代pa,日常向。

有無主線目前不確定。

文中cp大概有瑞金/雷安等等,就先不打那麼多出來了,之後只會打目前有出現過的cp。

甚麼時候會完結我也不確定,反正有梗就打,沒有梗就放置XDDD

我終於更新了QQQQQQ(感動落淚

這次更新也不多,先把已經打得打上來。

那麼我們下面開始。

------------------------------------------------

05

 

超市門隨著感應打了開來,裡面24小時開著的冷氣迎面吹來,金感受到室內外顯的溫差後抖了一下,隨後踩著愉快地步伐往超市內提供的推車走去。

等金推著推車跑像格瑞時,格瑞的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本超市的商品特價單。

好奇的湊過去看,發現格瑞在看的不外乎是一些生活用品和生蔬鮮果。

金推著推車走在格瑞身邊,轉頭看像身旁低頭看傳單的格瑞問道:「格瑞,我們有缺甚麼東西嗎?」

格瑞聞言點了點頭「沐浴乳和洗髮乳都需要買了,牙膏跟衛生紙也需要買一些,存貨已經沒了。」

「那我們先去生活用品區吧!食物甚麼的等等在看。」

金走向離門口最近的生活用品去,看到兩人用慣的品牌後便逐自取下。

格瑞則走到放置衛生紙的地方找到了在傳單上特價的商品,取了兩袋下來放在推車下的置物區,隨後帶領著金走向放置毛巾的地方。

金疑惑地望向格瑞「毛巾不是不需要買嗎?」

格瑞取下貨架上擺放的五條一組的毛巾,放進推車後回應金「你的那條用太久了,該換了。」

「欸?可是那條我用習慣了,不換也無所謂啊?」

「毛巾用久容易滋生細菌,你那條不用了的話就拿去當抹布放在廚房吧。」

金眨了眨眼睛「那格瑞的也換掉吧,你的好像也用很久了。」

格瑞看了一眼金,隨後點了點頭。

「我都可以。」

 

「那個……不好意思。」

就在兩人正在思考要不要連浴巾都一起拿一份備用時,一個陌生的聲音闖入了兩人之間。

金和格瑞回頭一望,原來是一位來買東西的婦人被他們的推車擋住了道路。格瑞會意,伸手護著金將他往自己的方向拽,讓出道路,並朝那位婦人點了點頭表示抱歉。

婦人一邊笑著一邊對兩人點頭,推著自己的小推車往兩人讓出的道路走過去。

隨後,格瑞鬆開護著金的手,並取過浴巾往金前方的推車放。

「謝謝啊,格瑞。」金笑嘻嘻地像格瑞道。

格瑞搖了搖頭,隨手拍了拍金的頭後繼續往下一個地方前進。

 

當兩人走到放置食品的區域時,剛好看到兩個眼熟的人影站在放置鮮食的冷櫃面前爭執著甚麼。
走近一看,才發現原來是雷獅和安迷修正在吵著晚上要吃甚麼。
「晚餐都吃肉怎麼了?老子就愛吃!」雷獅手上拿著一盒牛肉。

「怎麼可以都吃肉!營養要均衡你知不知道!」安迷修手中抓著一把青菜,另一手阻擋雷獅把更多的肉往籃子裡放。

正當兩人吵著正兇時,金踩著歡快的步伐走向前搭話「安哥!雷哥!你們在吵甚麼呢?」金笑嘻嘻的問道。

安迷修聞聲驚訝地轉頭「這不是金嗎?」抬頭對著格瑞點點頭「格瑞已經可以出門了?」
格瑞點頭回應,「好得差不多了,前幾天麻煩你了。」

安迷修笑笑「沒事,舉手之勞嘛。」

雷獅看兩人歡快的聊著,撇了撇嘴,趁安迷修不注意從架上又拿了幾盒肉,順便把手中的牛肉放進車籃裡。

看著車籃裡滿滿的肉,金一臉驚訝「安哥,你們今天要吃大餐嗎?怎麼那麼多肉啊?」
安迷修一臉疑惑,低頭看了看以前的車籃,才發現車籃幾乎都要被肉類所佔領,蔬菜幾乎都被壓在底下了。

「雷獅!你甚麼時候放了那麼多肉進來!不是讓你多吃些蔬果嗎?」邊說邊把肉拿出來。
「哈?堂堂大男人就是要吃肉啊?都吃些蔬果算甚麼?又不是牛。」攔下安迷修的動作,放回車籃。

看了兩人又開始鬥嘴,格瑞搖了搖頭嘆氣,低頭在金耳邊低語了幾句,金聞言微微瞪大眼睛,一臉驚訝地望向格瑞,在格瑞對他微微點頭後,金掛著燦爛的笑容走向吵得正歡正激烈的雷獅和安迷修,拍了拍已經炸毛了的兩人的肩。

兩人很有默契地一同轉頭瞪著,隨後發現是金時一楞。

「金?怎麼了嗎?」安迷修眨眨眼後問。

金一臉燦笑「格瑞說,既然雷獅想吃肉的話,不如來我們家一起吃吧?」

看著雷獅和安迷修眨了眨眼,金隨後開口「格瑞大病初癒,我也想煮好一點的給格瑞吃。」

兩人聽完金的話後抬頭望向站在後方已經開始挑起晚上食材的格瑞,格瑞像是感受到了兩人的視線,抬頭後對著兩人點點頭,又低下頭望著一雙閃亮亮的雙眼,眼裡寫滿了期待的金。

雷獅和安迷修對視了一眼,雷獅將臉撇向一旁,像是害羞地用手指抓了抓臉。

安迷修無奈地笑了笑,隨後抬頭看向站在眼前的金和格瑞,

 

「那我們今天晚上就去打擾了。」


練一下手……最近都不是很想趕學校專題(Orz

第一次畫雷獅跟安迷修,可能有畫錯的地方。

【瑞金】守護者

半神瑞(原人類)x人類金

 

格瑞在一次外出時遇到車禍死亡,被路過的神救下並重新賦予生命。

人物可能ooc,結尾可能奇怪。

大概是現代pa,日常向。

有無主線目前不確定。

私設格瑞原是公司職員,職位是設計師,金是大學生,大二。兩人相差約五歲。目前兩人同居,剛交往半年。

文中cp大概有瑞金、雷安、卡埃、佩帕、丹秋、凱檸等等……我也不確定是不是會有這麼多人出現,主要可能出現的我打了,麻煩自己避雷喔。

我也不確定是中篇還是短篇……總之先打著放,我是比較希望短篇結束啦。

我要有帶著電腦去學校時才有辦法碼字,不然其餘時間大多都沒辦法使用電腦。

我不習慣用手機啊……(老了。

對不起我習慣廢話(艸

欸……那可以接受的我們下面開始。

------------------------------------------------

 

00

 

格瑞睜開眼睛後第一眼看到的,是一片白色。

和那個與身後背景融為一體的,純白的男人。

 

男人說,他叫丹尼爾,是救下他的人。

而他,在3個小時前死於一場車禍。

 

格瑞看著眼前的人勾起嘴角。

「別擔心,你雖然沒辦法回到人身,但至少還算是個半神。」丹尼爾笑著說道。

低頭思考一陣,格瑞在次抬頭問道「我還回的去……所謂的人間嗎?」

聞言,丹尼爾的笑容不變。

「當然,但是你必須從我給你的選項中,選擇一個當作我復活你的代價。」

格瑞點頭表示明白,並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丹尼爾伸出一隻手指道:「其一,是到指定的山間或者河水裡,成為山或者河的守護神。如果你選擇了這個,雖不能離開守護之地,但卻可享有和神一樣的壽命。」語畢,他伸出第二隻手指。

「其二,是選擇世間的某一個人,成為他的守護神。如果你選擇了這個,可保有人身,可觸碰到人世間的所有物,但卻不能享有和神一樣的壽命。與此同時,你的壽命會和被你守護的人一樣,倘若被你守護的那個人死了,你也會在過不久後死亡。」

說完後,丹尼爾伸出一隻手,手掌向上,翻出了兩個正方形的小方塊,一個是帶有白色星星的黑色方塊,一個是帶有黑色星星的白色方塊。

「喔對了,不管你選擇的是兩者的哪一個,你都可以保有半神該有的能力。雖不能像神一樣甚麼都可以做到,但隔空取物之類的小魔法你還是可以做得到的。」

接著,丹尼爾將手中的方塊舉道格瑞眼前。

「來吧,你選擇的是哪一個呢?」

 

格瑞看著眼前笑著地等待他回應的神,抿起他的薄唇,而後開口說道:

 

「我選擇後者。」

 

 

01

 

當格瑞再次睜開眼睛時,他發現自己站在當初自己出車禍的事故現場。

望著眼前的一片狼藉,他努力著回想著出世前的情況。

 

當初的情況好像是……他所在的公司希望由他去親自向客戶解釋他們的想法,所以格瑞拿著自己的設計稿跟相關資料往對方公司出發,因為不遠,所以格瑞選擇徒步前往。而正當他停在路口處等著紅綠燈時,一群小孩一邊玩耍一邊經過格瑞,而其中一個小孩趁自己的同伴不注意時,跑到了車子行駛的道路上,轉頭向同伴炫耀著自己的行徑多麼勇敢。

這時,一輛汽車快速地往小孩的方向衝了過來,駕駛在看到小孩衝出來時只來的及踩緊煞車,並將方向盤轉到另一個方向,想盡辦法的避開這個自認為勇敢的小孩。

就在快撞上的時候,格瑞丟下手中的資料,在其他人發出驚訝的叫喊時,拉住了傻在原地的小孩的手,往自己的方向一拉,自己則因為反作用力甩到了快速行駛過來的汽車面前。

在汽車快撞上的一瞬間,格瑞心裡想的,是自家发小兼戀人的臉。

以及那個一直放在自己書桌抽屜裡的戒指。

 

猛的一個回神,他看著眼前躺在地上的自己,和一旁被定格住的所有人。他想起了丹尼爾在臨走前所說的話。

「既然你答應了我給的條件,那做為復活你的人,我要給你幾個忠告。」

丹尼爾收起了他的笑容,「第一,記住你已經死亡的事實,雖然你是個半神,但你並不能改寫那些已經有過的歷史,包括那場車禍所造成的損傷。雖然這場車禍中死掉的只有你一個,但那位司機傷的也不輕,你得答應我,不能濫用你身為半神的能力,否則後過就不是你我所能掌控的了。」嚴肅的道。

「第二,回到人間後,你會在你出事的地點醒來,當然,只有靈魂,所以你必須回到你的肉身,當你一回到你的肉身,被停止的時間就會立刻開始,你會感覺到痛,而照你的情況來看,你會非常痛。」

「但是放心,畢竟你已經是半神了,雖然沒辦法馬上復原,但至少傷口甚麼的復原還是比較快的。」丹尼爾恢復到自己慣有的笑容。「但請記住,你是人身,並非神身,人會感受到的所有感覺,你都還是會有,畢竟這是你的選擇。」

接著丹尼爾將他手中那顆帶有黑色星星的白色方塊遞給格瑞,示意他收下。

待他收下後,丹尼爾再度開口「這個是你的決定,直到你死亡,這個東西都不會消失,類似於契約書吧。」

「那麼你準備好去找你的契約者了嗎?」丹尼爾依舊掛著他的招牌微笑,看著眼前沒什麼表情的格瑞。

格瑞點了點頭。

「那麼,我就送你回去吧。」

 

在送走格瑞後,丹尼爾獨自一人待在這純白的小空間裡。

回想起送走格瑞時他的眼神,丹尼爾輕笑出聲。

「明明就很期待回去,幹嘛擺出一副甚麼都無所謂的表情呢。」

那雙紫色水晶般清澈的眼睛裡,明明就裝滿著再次見到愛人的期待。

 

 

02

 

回到自己的肉身後,格瑞第一個感受到的是疼痛,非常的痛。

幾乎是全身上下都充滿著被撕扯的痛苦,在後來……就不知道了。

似乎是暈了過去,暈過去前,他聽到了小孩的哭喊聲、路人的尖叫聲、以及不知道誰喊著得快叫救護車。

在後來,就是他醒來後,看到自己身上穿著的病號服,以及身旁坐著的他的同事。

原本低著頭滑手機的安迷修在看到格瑞醒來的那一刻就馬上從椅子上跳起來「格瑞!你終於醒來了,天啊,你都已經昏睡三天了!」

格瑞聽著安迷修的驚呼聲,努力地想撐起自己的身體。

「別別別,格瑞,醫生說你醒來後要多休息少動,你躺著就好。」安迷修把格瑞押回床上後順手按了病床上的呼叫鈴,隨後轉頭向格瑞詢問「你有想吃甚麼嗎?醫生說你目前只能吃清淡的食物,需要在下幫你買些甚麼回來嗎?」

格瑞聞言搖了搖頭,努力用自己沙啞的聲帶發出聲響「金……」

安迷修聞言阻止了格瑞「別說話,我知道你想問甚麼。」他隨後艘了搔頭「在你發生車禍後我就馬上通知了還在上課的金,以他的個性當然不可能繼續上課,是雷獅那傢伙搶過在下的電話警告他說格瑞你絕對不會允許他擅自翹課,所以他才等學校放學衝到醫院來的。」

格瑞艱難的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說。

「金到醫院的時候你還在急救,所以他在急救室外守了一夜,直到你被醫生推出來說沒有生命危險,他才放心下來。你的住院手續是金去幫你處理的,因為你是禮拜五出事,金假日兩天都在醫院陪你,今天是禮拜二,他早上有課,下午才能過來陪你。所以現在才由在下陪你。」

說完事情經過後,醫生也差不多到了。

等醫生做完檢查後,確定了沒事,交代了注意事項,醫生就又跑去處理其他事了。

「格瑞,你會口渴嗎?需不需要我倒點水給你喝?」安迷修走到病床旁的櫃子,伸手拿起上面放著的水杯和水壺,隨口問。

正當格瑞想回答甚麼時,病房外傳出了一陣急忙的腳步聲,和護士的警告。

「先生!請不要在醫院走廊奔跑!」

隨後,格瑞所在的病房門就被推開。

「格瑞你這傢伙!終於醒來了嗎!」雷獅推開病房門後直徑往格瑞所在的病床走。

還好這間病房目前只有格瑞一個人住,否則早就遭到別人訓斥的眼光了。

「小聲點惡党!格瑞才剛醒欸!」安迷修連忙出聲制止。

正打算再說點甚麼的雷獅瞬間卡殼,撇了撇嘴後隨手拉過一把椅子,翹起二郎腿後坐下。

「你都不知道你昏睡這幾天我有多痛苦!你手中所有的案子幾乎都被丟到了我這來,開甚麼玩笑,我都快忙死了。要不是因為老丹那傢伙答應我結束後讓我放一個禮拜的假,我才懶得理他。」

 

老丹……?

看著格瑞一臉傻樣,雷獅道:「不會吧,你不會忘記你的上司是誰了吧?你有撞到頭嗎?」

格瑞在安迷修的幫助下撐起了身體,接過他手中遞過的水後點頭表示感謝。之後面向雷獅搖了搖頭。

「沒事,我記得他是誰。」喝了口水潤喉,格瑞勉強的發出聲音回應。

大概是為了方便觀察我有沒有踰矩吧……格瑞又喝了一口水。

看格瑞好像沒什麼問題,安迷修在遞給了雷獅一杯水後道「你有甚麼想吃的嗎?我看也快中午了,我去幫你買點甚麼吧?」

格瑞點了點頭。

「那我去買午餐了,雷獅,你有需要些甚麼嗎?在下順便一起幫你買了吧?」安迷修拿起自己的錢包,轉頭詢問還翹著二郎腿的雷獅。

雷獅聞言放下手中的水杯後站了起來,一手搭過安迷修的肩笑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安迷修一臉疑惑「啊?幹嘛這麼麻煩?我一個人提的動啊?」

雷獅一臉你傻嗎的看著他「金那傢伙不是快下課了嗎?沒意外他應該會直接從學校過來吧?我們順便幫他買,也給他們一些獨處的時間吧。」隨後他遞給了格瑞一個你欠我一次的眼神,便勾著安迷修離開了病房。

 

格瑞笑了笑,隨後轉頭望了眼櫃子上擺著的時鐘,顯示目前時間是十一點四十六分。

離金下課還有一段時間,格瑞選擇閉起眼睛,休息一下。

 

 

03

 

再次睜開眼睛時,闖入眼簾的是金色。

擁有一頭金色頭髮的少年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雙腳至於椅墊,手裡正拿著遊戲機。

格瑞微微轉頭,看了眼時鐘顯示目前時間為十二點十五分。

在意識到自己其實沒睡多久後,格瑞強撐起身體。

聽到細微聲響的金連忙按下手中遊戲機的暫停鍵,抬起頭來就看到格瑞正打算撐起身體後連忙伸出手幫忙。

格瑞卻在金伸出手的那一刻,拉住了他的手往自己一拉。

失去中心的金撲到了格瑞的懷裡,正當他慌張地想撐起自己的身體時,格瑞阻止了他。

「別動,讓我抱一下。」

聞言,金小心的一邊小心的不要壓到格瑞的傷口,一邊伸出雙手抱住躺在床上的格瑞。

而後輕輕的開口「格瑞,歡迎回來。」

格瑞蹭著金柔軟的頭髮,感受到眼眶的酸處,忍著讓自己的聲音不要顫抖。

然後學著金輕輕地開口:

 

「我回來了,金。」


------------------------------------------------


目前還沒出現的人我就不打tag了

如果有後續在打上來,不然感覺設定有點浪費(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