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華火腿🍖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我看得懂簡體但是不太知道怎麼切換鍵盤……也不太會運用,我大概文學方面沒什麼成就(?
不定時更新
最近板上大多都是凹凸相關( ´▽` )ノ
不是放二創時版上多放自創文章或者自家孩子 ,少量二創、同人文。
比較忙沒什麼時間碼字,不好意思了(Orz

想多認識新朋友但是我又不好意思搭訕(´Д`。);;;
所以如果有人願意跟我當朋友的話我很歡迎的,快來搭訕我╰(*´︶`*)╯!!

【瑞金】月光

設計師瑞x幼兒園老師金

雷獅和安迷修都是格瑞的同事,卡迷爾則是他們公司的實習生

紫堂是醫生

其他沒出現的人物就不一一打上來了

這篇算是獨立的一篇,跟守護者那篇設定雖然差不多但是是不一樣的,這個請了解一下

文章取名廢(###


其實這篇是在我心情不好的時候打的,所以可能有點暴力(?

這篇是HE,可以放心食用


 ------------------------------------------------




當金意識到自己被綁架時,意識開始漸漸恢復,而打從心底的恐懼感也漸漸從腳底爬上背脊。
努力地扭動被麻繩綁住的雙手,掙扎著想辦法扭開彷彿毒蛇纏住自己般的麻繩,金漸漸的被恐懼所支配。

慌亂成不了氣候,金懂得這個道理,但在格瑞的縱容下,每天無憂無慮過著日子的金,似乎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被綁架,所以當意識到自己被綁架時,金才會如此慌張。

正當金一邊想著會有誰這麼無聊綁架自己,一邊想盡辦法扭開手上的麻繩時,似乎從遠處傳來了腳步聲。

金一僵,儘管聽到聲音後金加強了扭開麻繩的力道,但麻繩絲毫沒有意思鬆動。

當聽到門被打開的聲音時,金才知道自己是被關在房間裡的,因為眼前一直有一塊黑布蓋住自己的眼睛,並綁在自己的後腦勺上。

聽到有人慢慢逼近自己,金停下掙扎的動作,勉強自己表現出一點都不害怕的神情。

眼前的人似乎只是盯著他,並不打算開口或動手,金勉強自己鎮定情緒「你是誰啊?幹嘛抓我啊?」天知道他多努力才讓自己發出的聲音沒有顫抖。

金只聽到眼前的人似乎是冷哼了一聲,隨後自己眼前的黑布就被拿了下來。

似乎是因為被黑布蓋住很長一段時間,金在黑布背拿下的一瞬間因為沒辦法適應突然刺眼的光芒,又緊緊地閉上了眼睛,過了一會兒,等眼睛的不適感過了後,金才緩緩地睜開了眼。

金發現自己是被吊在牆上的,雙手被綁在一起,雙腳則是被分開用鐵鍊鍊住,這就是為甚麼剛剛會覺得雙手明明感受到麻繩的粗糙感,卻覺得冰冷的原因,是因為雙手是先被麻繩綁了一圈,爾後才用鐵鍊在外面又纏了幾圈後吊起,難怪剛剛怎麼扭繩子都沒有鬆脫的跡象。

看到自己經常帶的鴨舌帽被拿下並丟在一旁的地上,金慌張的低頭看到衣服還好好的穿在身上,微微的鬆了一口氣,瞪著眼前的人。

眼前的男人只是雙手抱胸冷眼看著自己,像是注意到自己的瞪線,勾起嘴角輕笑了一聲。

聽到眼前的男人發出的聲音,金皺著眉,像是對眼前的人有些熟悉。

「你是……格瑞的同事?」

男人挑起一邊的眉「喔?你認識我?」

金依舊皺著眉頭「你沒事綁架我幹嘛?」

男人放下了雙手,走向房間原本就有著的一張床,床上放著一個公事包。

金看著男人打開公事包,映入眼簾的首先是刀具。

看到男人拿起了放在最上面一把精緻的匕首,金開始慌了「你……要幹嘛?回答我啊?」一邊徒勞無功的扭著自己被吊住的雙手。

看到金開始掙扎,男人一邊抽出匕首,隨手將刀鞘丟置一旁後一邊走向金,站定在他眼前,用冰冷的匕首輕輕拍著金害怕而顯得白皙的臉龐「別緊張嘛,我就是想找你玩個遊戲。」

「我才不想跟你玩甚麼鬼遊戲!快放開我!」金感受著臉上精美卻冰冷的匕首,語氣逐間慌亂,透露出心底的不安。

「呵呵,別害怕嘛,你一定會覺得有趣的。」男人握著手中的匕首,讓刀背輕輕地滑過金的臉龐,然後是脖子,最終停在金身上穿的套頭T恤,接著將手中的匕首轉向為刀鋒向下一使力,匕首劃破了金的上衣。

匕首在衣服只剩下三分之一的時候停了下來,男人將匕首隨手往後一丟,隨著匕首落的所發出的聲響,金抖了一下後便強硬的瞪著眼前一臉愉悅的男人。

咬著牙,金強忍著不讓眼框中的淚水流出。
看到眼前的人飽含淚水的模樣,男人愉悅的勾起嘴角「很好,我想看到的就是這個模樣。」

男人一邊說著,一邊又撿起了地上的匕首貼上金裸露在外的皮膚,銳利的刀鋒一點一點的劃破金慘白的皮膚。

金咬著嘴唇不讓自己叫出聲,卻控制不住眼睛裡開始滴落的淚水。

「格瑞是一個強大的存在。」男人一邊用手中的匕首在金身上刻畫出一條又一條的傷痕,一邊像是在對著金說,又或者只是自己在自言自語般的開口「他不管哪方面都做得很好,不管是上頭派給他的工作,或者是與下屬的相處,上頭的人都很欣賞他,他的直屬下屬也都很喜歡他,公司的每個人都在誇獎他……格瑞永遠都像夜晚中照亮星空的月亮,可我呢?永遠只是格瑞身邊的一個小星星!」男人手上突然一個用力,金身上馬上多了一道較深的的刀痕。

「啊……」好不容易已經漸漸習慣的力道,突然一個用力讓金隱忍已久的叫聲終於忍不住驚叫了出來。

聽到金終於叫出聲,男人一個冷笑「痛嗎?格瑞加諸在我身上的比這痛一百倍!」像是體驗到傷害金帶來的快感,男人下手的力道越來越大,而金身上的傷口也越來越多。

感受著身上刀鋒帶來的刺痛感,在來是手上因為長時間的吊掛而逐漸收緊的繩子和鐵鍊帶來的疼痛及束縛感,突然看到自己身上的傷口往外冒著鮮紅色的血,金覺得自己的意識似乎越來越遠。

終於刀鋒幾乎都佈滿金的全身時,金已經因為缺血快暈厥了。


在金意識消失前,似乎是看到了格瑞震怒的容顏。

 

 

當格瑞得知金被綁架時,格瑞腦中幾乎快被憤怒所寫滿。

要不是安迷修和雷獅在一旁拉住他並勸他,格瑞幾乎要不顧一切直接衝往金的所在地。
「格瑞,冷靜點!你直接過去只會惹事!」雷獅一邊架住他一邊在他耳邊低吼。

「惡黨說的沒錯,格瑞,現在過去會壞事,我已經報警了,你手上的工作我會幫你處理好,你先和警方的人會合並說明情況。」

雷獅在安迷修勸格瑞的同時用眼神示意站在一旁的卡迷爾「卡迷爾,你跟著格瑞去,有甚麼情況馬上通知我。」

卡迷爾點了點頭,不等格瑞跟上,先一步衝下樓去停車場取車。

雷獅在看到卡迷爾衝出去後跩過準備跟上的格瑞「格瑞,我知道你現在很生氣,但是不要讓憤怒支配你,那對你沒好處。我知道抓走金的那個人是誰,公司這邊我和安迷修會幫你處理好,我讓卡迷爾跟著你去,他雖然還只是實習生,但是處理事情向來冷靜,讓他跟著你,你也不怕情緒一來沒人處理後事。」雷獅皺著眉道。

在看到格瑞稍稍冷靜下來後,雷獅露出自己一慣了邪笑,伸出一隻手握拳只留大拇指,手指一轉,大拇指朝下「踩扁那個鶸。」

 

格瑞和卡迷爾跟警方會和後,趕到了金的所在地。
至於為甚麼格瑞會知道金在哪裡,這是因為格瑞之前不放心金一個人在外面亂跑,要求隨身攜帶一個吊墜,那個吊墜裡頭有一個小型的GPS。

當眾人終於抵達時,格瑞搶先一步下車往金所在的閣樓跑去,格瑞沒有留意其他房間,而是直直往金所在的八樓跑,後面則跟著卡迷爾和警察。
等眾人終於抵達八樓時,格瑞先是趴在門上聽了一會兒裡頭的聲響,隨後臉色一白,退後,一腳踹開了落著鎖的大門。

裡頭拿著小刀的男人嚇了一大跳,看到來人時連忙將手中的匕首往前一甩。

格瑞矮下身子一閃,略為停頓後便往男人面前衝去,出手揍了男人一拳。

男人吃痛的摀著被揍的臉蹲下,格瑞準備再次出拳時,聽到卡迷爾慌亂的聲音「瑞哥,快先別打了,金的情況不太妙。」

格瑞示意警方將男人銬起,自己跟著卡迷爾將還掛著的金輕輕放下。
「出血量很嚴重。」卡迷爾仔細的檢查了一下金身上的傷口「有幾處傷口很嚴重,看來是剛昏過去不久,盡快送醫的話還有救,救護車就在樓下,瑞哥,幫個忙。」卡迷爾將昏迷的金扶起。
格瑞一手抄起金的膝蓋窩,一手環住金的背,直接抱起金往外衝。
卡迷爾簡單和警察交流一下後便跟著格瑞往下衝。

格瑞跟著救護車前往醫院,卡迷爾在跟救護車上的救護人員簡單交流幾句後便留下來跟著警方人員處理後事。

坐在救護車上,格瑞一直緊握著金的手。

「你最好沒事,不然我大概要去殺人了。」格瑞低聲說著。

 

等金迷迷糊糊地醒來時,已經隔了好幾天了。

金醒來時,第一眼看到的是格瑞的銀髮,然後是他蒼白的臉和眼睛下面的黑眼圈。

金想抬手摸摸格瑞的頭髮,但他全身幾乎沒有一個地方不痛的,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連動一根指頭都難的一天。

似乎是金努力想抬起手的動作驚擾到本來就沒有睡很熟的格瑞,格瑞醒來時愣了一秒,隨後馬上坐直身子,看向同樣在看著自己的金。

格瑞先是摸了摸金的額頭,確認之前一直發著的燒終於退了之後,抬手按了金頭上的呼叫鈴。

「等醫生來看完情況,剩下的我們等一下談。」格瑞放輕手上的力道,揉了揉金柔軟的頭髮。

金艱難的點了點頭,不久後,醫生到了。

等到醫生近來,金才發現這間醫院是自己的好友紫堂所在的醫院,來的醫生正是紫堂。

「金,你還好嗎?」紫堂先是對格瑞點了點頭「當初格瑞把你送到這裡時我都快嚇死了。」

紫堂所在的醫院雖然不算大,但卻是鎮裡風評最好的醫院,想來格瑞也是因為這樣才把金送到了這裡。

金對著紫堂笑笑「沒事的紫堂,這都是皮肉傷,我其實不太疼的!」

格瑞看著金臉上掛著的笑容,皺了皺眉頭後輕輕壓下金打算起身的身體「躺下,你需要多休息。」

看到格瑞皺起的眉頭,金連忙躺回去,吐了吐舌頭。

紫堂扶了扶自己的圓眼鏡,翻看著手上的病歷表「恩......除了幾處比較嚴重的傷口要預防感染外,其他小傷口只要定時換藥就沒事了,傷口盡量不要碰水,這陣子盡量吃比較清淡一點的東西,不要吃太油膩和太重口味的東西,辣的、炸的、滷的能不碰就不要碰。」放下手中翻開的病例,紫堂抬頭看著金「前幾天需要每天換藥,傷口結痂後兩天換一次藥,你比較想要在家換還是來醫院找我換?」

金剛想開口,格瑞就搶先開口「你可以開藥給我嗎?我幫他換。」

紫堂一楞「可以的,等等你們離開時去窗口繳錢領藥就行,藥用完了再來醫院就行。我在順便開幾個口服藥給你,沒意外傷口這兩天會很痛。」

格瑞點了點頭。

「那沒事的話你們可以先在這裡休息一下,想走的時候不用另外通知我,去窗口繳錢領藥就可以走了。」紫堂看向金「金,這兩天你能睡就睡,睡著了傷口也比較不會痛,這幾天你可能會感覺很累,這很正常的,趁這個機會你多休息,有空我就去看你。」

「我明白了,謝謝你,紫堂。」金笑著說。

紫堂聞言笑了笑「朋友之間說甚麼謝,那我先去忙了。」隨後紫堂離開了金所在的急診室,順手幫金和瑞拉上簾子。

格瑞轉頭看向金「金,你可以說說為甚麼你這次會被我公司的同事綁架嗎?」

金低頭思考了一下,組織了一下語言後開口「今天幼兒園放假,我在家裡休息,想說時間好像快接近中午了,所以想要去買個甚麼東西吃,結果剛出門不久就感覺頭被打了一下,我就暈過去了,醒來後就發現自己被綁架了。」

聞言,格瑞皺眉,低下頭開始思考。

金左看看右看看,發現自己的手機被放在旁邊的矮櫃上充電便抬起手來想要拿手機,格瑞聽到聲響,抬頭便發現金正在用一個奇怪的姿勢拿著手機看著。

格瑞伸手將金的手機拿走並關上螢幕,對上金不滿而嘟起嘴巴的表情,格瑞揉了揉他的頭「好一點了嗎?好一點的話我們回家吧。」

聽到要回家,金的眼睛馬上亮了起來,掙扎著要下床。

格瑞連忙擋住金「你等等,我去幫你借輪椅。」

格瑞拉開簾子去借了輪椅,金很快就看到格瑞推著輪椅走向金。

金小心翼翼的下床,並在格瑞的攙扶下坐到輪椅上。

格瑞推著金先到窗口繳錢,並去取了藥後,推著金走出醫院。

因為醫院離兩人的住處並不遠,所以格瑞選擇推著金走回去。

兩人一路上無語,一方面是格瑞本來就不善言辭,基本上兩人在一起的時候都是金在講話居多,格瑞在一旁偶爾回應幾句。現在金因為格瑞剛剛在領到藥後拆了一包藥要求金先吃,所以現在金因為藥的副作用,整個人有點昏昏欲睡。

在兩人快到家的時候,本來格瑞以為金已經睡著了,沒想到金突然開口道「格瑞,如果我老了之後,走不動了,你也會像現在這樣推著我回家嗎?」

推著他的格瑞並沒有回話,而是先取了鑰匙開門,將金推進門後便將門關上。

退下金的鞋子,格瑞抬頭便看到金正看著他。

金看的專注,正當他以為格瑞沒有打算回答他時,格瑞伸出手習慣四的揉了揉他的頭髮,輕輕的開口,

 

「會的。」

 

如果你之後老了,走不動了,我會推著你前進,

 

回到屬於我們的家。



 ------------------------------------------------


寫瑞金使我快樂(?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