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華火腿🍖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我看得懂簡體但是不太知道怎麼切換鍵盤……也不太會運用,我大概文學方面沒什麼成就(?
不定時更新
最近板上大多都是凹凸相關( ´▽` )ノ
不是放二創時版上多放自創文章或者自家孩子 ,少量二創、同人文。
比較忙沒什麼時間碼字,不好意思了(Orz

想多認識新朋友但是我又不好意思搭訕(´Д`。);;;
所以如果有人願意跟我當朋友的話我很歡迎的,快來搭訕我╰(*´︶`*)╯!!

【荼岩】安岩,我來找你了。

大概OOC ,大概結局奇怪
取名廢(Orz
這幾天心情不太美麗(?)所以打出來的文章就有點悲劇了……
本來想打下一篇日常向,但是打個段落後就沒心情打,只好開新檔來打別篇。

正文

眼睛一睜開,便看到身旁依舊熟睡的面孔,輕勾起嘴角,他伸手撥開擋住額頭的瀏海,上前輕吻了一下。

時間還早,還可以在睡一下。

這樣想的神荼打了個呵欠,伸手抱住身旁的人,再度回到夢鄉。

等在醒來,已經是中午,見身旁的人還沒有醒來的跡象,神荼無奈的笑了笑,可能是昨天自己太晚回來,等自己等的累了。

伸手揉了揉熟睡中安岩的頭髮,神荼起身將自己打理好,準備出門前又彎回臥室,站在床邊低頭凝視著眼前的人,彎腰親吻了他的臉頰後,小聲的說了一句「我出門了。」便轉身走出家門。

望著眼前的任務單神荼隨手抽起一份S級的任務單便走向瑞秋,向她揮了揮手中的檔案夾,表示願意接這份任務。
見神荼拿起任任務單,瑞秋擔憂的抬起頭來看他問「神荼哥哥,你昨天才完成一份S級的任務,現在都還沒休息好又要接一份,這樣不會太累嗎?」
聞言,神荼搖了搖頭,在任務單上蓋上自己的指印後便拿起檔案夾離開。
看著神荼離開的方向好一會,瑞秋終於嘆出了一口氣。
剛走進門便聽到她嘆氣,羅平疑惑的問「怎麼了?什麼事讓你煩惱到嘆這麼大一口氣?」
間進來的人是羅平,瑞秋放鬆下來,整個往後靠在椅背上,皺著眉揉著太陽穴。
「自從安岩出事過後,神荼哥哥總是接一些很危險的任務……就算神荼哥哥在厲害,多少還是會受一點傷,傷沒好就繼續接任務,長久下去,在好的身體都會壞掉的。」
聞言,羅平也嘆了一口氣,望著神荼剛剛離開的方向,淡淡的開口道「搞不好這就是他的目的。」

果不其然,神荼這次又搞得渾身是傷回來,見狀,瑞秋和羅平都皺起眉看著眼前一臉沒事的神荼。
神荼甚至打算交代完任務傷口都不處理就打算回去,瑞秋連忙拉住準備離開的神荼,眼神示意羅平去拿藥箱,硬拉著神荼坐下。
「神荼哥哥,傷口我幫你清理一下,處理好你在回去也不遲啊。」語畢便結果羅平遞過來的藥箱打開。
神荼掙扎了幾下發現沒效,便淡淡的開口「安岩在等我。」
上藥的手一僵,瑞秋強忍著淚水,繼續上藥。一旁的羅平則無聲的又嘆了一口氣。

等處理完傷口後,神荼輕聲道了個謝後便迅速的往家的方向走。
望著神荼離開的方向,瑞秋帶著略微哽咽的聲音開口「羅平,你說,神荼哥哥還放不下嗎?」
抬起手輕拍瑞秋的頭,羅平除了安慰瑞秋,除此之外什麼都沒說。

既然那是神荼做的決定,身為旁人的我們又有什麼資格去反駁他呢?

安岩是在一次任務中離開的。
因為安岩已經不是當初剛加入時那般青嫩,如今的他,已經可以和神荼並肩作戰了,而協會裡剛好進來一批新人,安岩便被指派給其中幾人當作訓練。
在一次任務中,新人因為誤觸了機關,不小心啟動了地板的機關,安岩為了救他們,自己不小心摔入谷底。
等協會收到通知後神荼帶著人趕到谷底救人,安岩已經因為失血過多而亡。
神荼抱著安岩的屍體回到協會,看著眼前泣不成聲的新人,他並沒有出言責怪,只是淡淡的說了句「既然你們的命是安岩救下來的,那我便不會多說什麼。」之後便抱著安岩的屍體離開,消失了整整三個月。

瑞秋和羅平不放心,派了老張和胖爺去找人,最後發現他一直待在當初和安岩一起買的房子,老張和胖爺去找他時,神荼竟然還像什麼都沒發生似的迎接他們進屋。
直到胖爺忍不住,開口問了神荼把安岩的屍體帶到哪裡去了,神荼才突然從沙發上跳起來,跑到臥室門口警戒著,連惊蟄都掏出來握在手中。老張見沒辦法,只好拖著胖爺離開。

之後他們才發現,神荼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讓安岩的身體保持完整,人看上去彷彿睡著似的,只是在也不會醒來了。

關上家門,神荼拖著身軀走向臥室,拉開床頭旁矮櫃的抽屜,從裡面拿出一包看起來奇怪的藥丸。
撕開包裝,配著水喝下後,神荼爬上床,將身旁熟睡的安岩緊緊抱在懷中,親吻了他的嘴唇後,便輕輕的闔上眼睛。

安岩,我來找你了。

--------------------------------------------

我不太知道這算不算是糖裡沾著玻璃渣,神荼其實知道安岩已經不會在醒來了,但是他依然帶著他的屍體過著對他自己來說正常的生活,甚至不惜一切代價讓安岩的身體依舊保持著彷彿活著的自然,在最後的最後,像是終於了解到安岩在也不會回來了,便決定自行了斷。

對,沒錯,這篇是悲劇。

本來想虐安岩的,但是我下不了手,只好讓神荼受受苦了,下一篇我盡量讓他賺回一點甜頭(艸

最後,不管正在看這篇的你有什麼感覺,但至少對我來說,這也是他們最好的結局。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