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華火腿🍖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我看得懂簡體但是不太知道怎麼切換鍵盤……也不太會運用,我大概文學方面沒什麼成就(?
不定時更新
最近板上大多都是凹凸相關( ´▽` )ノ
不是放二創時版上多放自創文章或者自家孩子 ,少量二創、同人文。
比較忙沒什麼時間碼字,不好意思了(Orz

想多認識新朋友但是我又不好意思搭訕(´Д`。);;;
所以如果有人願意跟我當朋友的話我很歡迎的,快來搭訕我╰(*´︶`*)╯!!

【刖夜和零】

接上一篇!!

一樣是個坑喔!!

那麼以下正文!

--------------------------------------------------------------------------

陰暗的小巷子角落縮著一個人影,他用廢棄的紙箱將自己蓋住,只露出一雙充滿殺氣的紫色眼睛。
久久出森林一次的刖夜在巷子外盯著那雙眼睛許久,突然走進小巷子裡。
角落的人影動了一下,又往更角落縮過去。
刖夜在人影面前蹲了下來,那人眼中依舊有著殺氣,但刖夜看到的是隱藏在殺氣下的恐懼。
他淡笑,開口道「你一個人嗎?」
人影動了一下,點點頭。
刖夜伸手摸摸那人的頭,感覺到他在輕輕的顫抖,恐懼的心情透過手傳給了他。
「別怕,我不會傷害你。」淡笑「如果你沒地方回去的話,要來我家嗎?」
人影猛然抬頭,一臉驚訝「诶?可以嗎?」
見狀,刖夜的笑容更深了「可以啊,雖然家裡還有另外兩個人,但他們不會介意的。」他將手收回,翻了翻自己從家裡帶出的外出包,從包包裡翻出了一件依刖夜體型來說過大的外套,將他蓋住自己的紙箱拿掉,套在他身上。
「雖然小了點,但至少可以擋住你那雙手。」
人影一驚,低頭「對不起......看了很不舒服吧......?」
眨了眨眼睛「不會阿,很漂亮呢,而且摸起來很舒服。」他將人影從地上拉了起來,握住他的手。
刖夜對整整高出一個頭的他笑了笑「那我們回家吧,我叫刖夜,請多指教。」
人影點了點頭「請多指教。」



「小刖!!為什麼房間的角落蹲著一個人?!?!」從房間跌跌撞撞衝到廚房的猚一臉驚恐。
正再煮早餐用的濃湯的刖夜一臉驚訝的轉過來「诶?我記得我叫他睡床上的......」他將爐火關掉後走進房間。
猚一愣,轉向剛從樓梯走下來的晏麟問「你知道那是誰嗎?」
晏麟看了他一眼便走向廚房,自動接手刖夜做到一半的早餐「不知道,好像是昨天刖夜半夜出去的時候帶回來的。」
聞言轉頭看了一眼走進房間裡的刖夜,猚走向晏麟一起幫忙。
「嘛......如果沒有危險的話我是沒關係啦……有危險的話……」猚拿起菜刀,將刖夜已經做好的三明治切成二等份分裝到盤子裡。
看了一眼正在切三明治的猚,晏麟難得的笑了笑,往濃湯裡倒進調味料,試喝了一點後便拿出碗裝濃湯。
當他們將早餐擺上餐桌後,刖夜也剛好領著剛才還縮在房間角落的人走出房間。
那人有著猚同樣的紫色眼睛,但卻比猚的眼還要深的許多。
那雙眼睛,此刻正盯著剛擺好碗筷的猚和晏麟,眼神中有著充滿害怕的警戒。
兩人回望,猚率先走向那位男孩,伸出自己的手並打招呼,露出大大的微笑「你好啊,我叫猚,目前十六歲。」
猚伸出手的時候,男孩抖了一下,更往牽著自己的刖夜那縮了縮。
抬頭看到刖夜鼓勵似的笑了笑,男孩才轉頭看向猚,伸出自己的大手。
一開始因為被他身上的大外套蓋住,所以沒注意到他的手,現在他伸出了手,衣服自然的往上縮,他才注意到他的手有著如鳥類般的羽毛。
雖然驚訝,但猚還是往前握住了他的手。
「喔!比想像中的好摸呢!」
明顯的感覺到對方下意識想抽回自己的手,猚用力跩住,轉身向晏麟招了招手「晏麟!你也來握握看啊,真的很舒服喔!」
正在幫大家準備飲料的晏麟聞言,放下手中的瓶子,一邊擦手一邊走向一臉驚訝的男孩。
當他伸手握住男孩原本讓刖夜牽著的手時,男孩平淡的臉流下了兩條眼淚。
握住他的手的猚和晏麟一驚「怎麼了?這麼不喜歡被別人碰嗎?」猚一臉慌張的想抽回自己的手,卻被男孩握的更緊。
男孩搖了搖頭,語氣帶點哽咽的道「不是......我、我只是......很久沒碰到人類的手了......所以......有點高興......」
在他旁邊的刖夜僵了一下,卻沒被其他三人發現。
猚愣了一下,下一秒便露出微笑「什麼啊,嚇死我了。」他伸出另一隻手,用自己的袖子抹了抹男還沾滿淚水的臉。
「別哭了,都長這麼大了,別在哭哭啼啼的了。」
「吶,差不多該告訴我們你的名字了吧?」
男孩勉強只住眼淚,用帶點哽咽的語氣道「我叫零,請多指教。」
看著眼前的三人處的很好,刖夜低頭笑了笑,便轉身走進房間。
門的聲音讓晏麟回頭望向刖夜,問「阿夜,你不吃早餐嗎?」
關門的動作一頓,背著他們的刖夜道「我不餓,你們吃就好。我進房間去整理花辦了。」說完便關上了房門。
感覺到異狀卻不知道哪裡怪的晏麟應了聲「知道了。」便招了招猚和零一起吃早餐。
進到房門的刖夜靠著門坐了下來,他將自己的頭埋進膝蓋裡,小小聲的道「人類......嗎.......」無奈的笑了笑「我畢竟是吸血鬼啊......」
無聲的哭泣,刖夜流下的眼淚結成雪的結晶,飄向天花板停滯一下後,房間便像下雪一般,漸漸的累積起厚厚的積雪。
「劈啪!」放在小板子上正方形的杯子一個一個裂出一道裂縫,高高低低的聲音編織出一首樂章,輕快的歌聲,卻帶著哀傷。
下一秒,又像什麼都沒發生似的,一切都恢復原狀。
就像夢境一樣。



「阿夜?你還在忙嗎?」晏麟敲了敲房門,往房裡喊。
已經快一整天了,刖夜自從早上進到房間後就沒出來過,就連午餐也沒吃。
晏麟擔心他餓壞肚子,所以在晚餐前摘了些藥草,準備給阿夜飯前吃一些。
早上的事情一直讓他很介意,晏麟連在帶零熟悉環境都一直心不在焉,忍到下午後終於連猚都看不下去,自己接手帶零去森林走走。
聽房內沒有回應,晏麟便再次喊「阿夜,我摘了些藥草,可以的話至少也吃一點......」
他還沒說完,房間的門便被輕輕的打開,刖夜探出頭來「什麼事?我現在還不餓。」
看到他探出頭,晏麟鬆了一口氣,抬起自己手中的藥草「多少吃一點吧,你已經一整天沒吃東西了,昨晚你也是很晚回來不是嗎?」
晏麟習慣似的想摸摸刖夜的頭,卻被刖夜閃了過去,躲道門後「我不餓,那些藥草你拿去煮晚餐吧,我在整理一下就出來。」說完,他便直接關上門,完全不給晏麟說話的機會。
看刖夜這種反應,晏麟皺了眉頭,但也不好意思打擾刖夜,只好摸摸鼻子去準備晚餐。
剛好猚也帶著零回來,猚巡視了只有一層樓的木屋,沒看到刖夜後便走向廚房,順手將晏麟做沙拉用的萵苣一片一片剝下來放進前面的鋼盆裡。
一邊剝著萵苣,一邊分心向正在將肉捏成漢堡排的晏麟提問「小刖呢?還在房裡?」
將手中已經成形的漢堡排放進一旁備用的鐵盤上,繼續挖起下一快漢堡排,他抬頭看向站在廚房門口四處張望的零喊了聲「零,可以請你幫忙嗎?」
聽到喊叫的零回頭「可以喔!怎麼了?」
對著零笑了笑,指了指旁邊的櫥櫃「請你先把等一下要用的餐盤拿出來好嗎?」
「好喔!」
看到零雖然平淡的表情,卻比昨天看起來還要開心,晏麟繼續手上的動作。
「阿夜還在房裡,說整理一下就出來。」停頓了一下「......你有覺得,阿夜怪怪的嗎?」
正在切番茄的猚抬頭「诶?你也發現了嗎?」
「好像是從早上以來就怪怪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開始將準備好的漢堡排放進熱好的平底鍋,確定肉沒有黏鍋後才分心回應「剛剛我要揉阿夜的頭的時候,被他躲過了。」
猚驚訝的抬頭「诶?小刖不是很喜歡被你揉頭髮的嗎?每次你在揉他頭的時候他的臉都會微紅欸。」
將鍋內的漢堡排翻面,晏麟回應「感覺像是刻意迴避我們的碰觸一樣......」
「對了,零知道小刖是吸血鬼嗎?」
剛好擺完碗盤的零走進廚房,正巧聽到猚的疑問,便回答「我知道喔,因為他身上的氣味跟人類不一樣,而且他的皮膚摸起來冰冰涼涼的。」
晏麟將煎好的肉排放上烤盤,在上面鋪上起司後放進事先熱好的烤箱,將時間設定好後才看向零「那麼,你會討厭阿夜冰涼的手嗎?」
零搖搖頭「不會,冰冰涼涼的,很舒服。」停頓了一下,零撇見了烤箱,好奇的湊了過去「而且,那是第一雙對我伸出的手,所以我並不會討厭。」
聞言,猚和晏麟都笑了笑,異口同聲的道「我們也不討厭。」
早就站在他們後面很久的刖夜,聽到他們的對話後,笑了出來。
聽到刖夜的笑聲,廚房裡的三人一驚,這才發現刖夜站在他們後面。
「阿......小刖......你站在這多久了......?」
「恩,大概是你在切第一顆番茄的時候吧。」
「......那我們說的話你也聽到了......?」
「是阿。」秒回。
「......」
看他們停下手中的動作,刖夜半提醒半警告的道「好啦,不勞動者無食喔。」
驚醒的猚和晏麟連忙繼續動作,無事可做的零則湊向站在廚房門口監工似的刖夜。
他望著刖夜,眼神透露出一點渴望。
刖夜看了他幾秒,伸出手揉了揉他的頭。
零滿足的笑了笑,走到刖夜後面伸出自己的大手抱住他。
刖夜淡笑,繼續看著正在廚房裡忙手忙腳的兩人。

今天,一樣很和平。

--------------------------------------------------------------------------


刖夜和晏麟的故事之後想到才會補上W

最後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