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華火腿🍖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我看得懂簡體但是不太知道怎麼切換鍵盤……也不太會運用,我大概文學方面沒什麼成就(?
不定時更新
最近板上大多都是凹凸相關( ´▽` )ノ
不是放二創時版上多放自創文章或者自家孩子 ,少量二創、同人文。
比較忙沒什麼時間碼字,不好意思了(Orz

想多認識新朋友但是我又不好意思搭訕(´Д`。);;;
所以如果有人願意跟我當朋友的話我很歡迎的,快來搭訕我╰(*´︶`*)╯!!

酒吧

填坑!!

----------正文--------------

「你可以告訴我為甚麼你要在這麼冷的早晨來店裡嗎......?」

穿著一件橘色針織毛衣,頂著一頭亂髮的蒼亞8眉看著眼前笑嘻嘻的耶爾。

「早安阿,我還買了早餐喔,你要吃甚麼?」一臉燦爛笑容的耶爾打了招呼後提起手中剛買來熱騰騰的早餐。

看了一眼手錶上剛走過七點的指針,拍了拍自己的臉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便請耶爾到店裡。

帶著耶爾走向上樓的樓梯,再上樓前還一再警告「小聲一點,二樓的人還在休息。」

「诶?這個時間店裡還有人?而且為甚麼在樓上休息?不是還沒開店嗎?」一驚,耶爾丟出許多問題。

一邊上樓,蒼亞一邊輕聲的說明「這裡就是這種店,一樓是店面,二樓供沐浴休息,三樓是我的私人空間。」

帶著耶爾走到位於三樓的小客廳,示意他隨便坐後便走進後方的小廚房端了兩杯熱牛奶出來,將其中一杯遞給他前還問了一句:「你喝牛奶嗎?」

點點頭後接過熱牛奶「謝謝你。」喝了一口後用雙手捧著,感覺手漸漸被溫暖。

拿過剛剛耶爾帶來的早餐,一邊將袋子裡的早餐一一取出來,口中一邊碎碎念「真是的,你難道不知道現在外面的氣溫嗎?看你剛才臉整個被凍到通紅,你到底多早起床去買早餐阿你......」將早餐放在桌上,把摸起來最熱的包子遞給耶爾,自己則拿起一個三明治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起來。

笑笑的接過包子,耶爾開口道:「蒼亞,你雖然嘴吧不饒人,但你心的挺好的啊。」

愣了一下,蒼亞繼續吃著三明治。                                                              

嘴裡咬著包子,一邊還跟蒼亞說話「昌呀,尼驚天搭蓋己顛開店......(蒼亞,你今天大概己點開店?)」

看了他一眼,將嘴吧的食物吞下去後才回答他的問題「跟昨天一樣。」

又咬了一口包子的耶爾繼續搭話「尼除惹工嘬以歪都栽作甚麼啊?(你除了工作以外都在做甚麼啊?)」

將最後一口三明治吃掉,蒼亞拍掉手中的削削,拿起熱牛奶「沒做甚麼,大部分都在研究食譜。」

「遮麼認真喔!(這麼認真喔!)」耶爾驚訝的看著他,將口中的包子和著牛奶一起吞下肚。

在蒼亞吃三明治的同時已經解決掉三顆包子的耶爾呼出一口氣「呼!吃飽了。」拍了拍肚子後看向只有吃了一個三明治的蒼亞問:「蒼亞,你只吃這樣夠嗎?」

雙手捧著熱牛奶,昏昏欲睡的蒼亞努力打起精神回「恩,我食量不像你那麼大。」

看著又快倒下去的蒼亞,耶爾好心的提議「你還想睡的話再去睡一下吧?」

揉了揉眼睛「可是總不能放你一個在這裡......畢竟你又不熟悉這裡的環境......」

「沒關係啦,我逛一下就會熟悉的,而且等等米耶也說他會來,你去睡覺沒問題的。」

將他手中已經變溫的牛奶抽起來,塞了一個從早上就放在外套口袋裡的暖暖包。

「你累了,去休息吧,你平常應該不會這麼早起的。」下意識拍拍他的頭,又揉了揉他蓬鬆的頭髮。

感受著耶爾溫暖的手心,蒼亞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望著蒼亞的睡臉,耶爾到裡面確認一下他的房間在哪裡,再回到小客廳將蒼亞打橫抱起來,抱進房間裡。

走出房間後,剛好看見米耶走進小客廳裡。

也剛好看見自家哥哥走出蒼亞房間的米耶一楞,突然衝向耶爾,扯住他的衣領,刻意壓低聲音怒斥:「你為甚麼從蒼亞的房間出來,我還沒來的時候你對他做了甚麼?」

面對米耶的怒氣,耶爾只是淡淡地敘述剛剛發生的所有經過。

「沒什麼啊,只是剛剛我帶早餐來,但是好像蒼亞不會這麼早起,所以才吃完早餐就又想睡,我就哄他去睡覺了而已。」

盯著耶爾幾秒鐘,見他沒有說謊才放開他。

「不好意思喔,老哥,誤會你了。」

整了整衣領「沒事啦,只是你怎麼好像扯上蒼亞的事就會變得很暴躁啊?怎麼了?」

搔了搔頭,米耶逐自往沙發去坐下,拿起剛剛蒼亞喝的那杯還帶點溫熱的牛奶,因為沒看到內容物還以為是白開水的米耶喝下去的時候發覺是牛奶還嗆了一下。

「咳!咳咳!诶?這是牛奶?」

「當然是牛奶,難不成是開水嗎?」整個莫名其妙的耶爾連忙幫米耶拍背順氣。

順了順口氣「我就是以為是白開水才喝的。」擦了擦嘴,伸手示意耶爾坐下。

「?」還是一臉奇怪的耶爾看著米耶問道「怎麼了?」

想了一想,米耶突然又嚴肅起來「老哥,平常的話,蒼亞是不會給人喝牛奶的,陌生人不說,更別是不熟的人了。」

耶爾一臉恍然,急忙的問:「這是甚麼意思?」

「蒼亞會在下意識地做出一些動作排斥或者抗拒別人,給水跟給牛奶在蒼亞的認知是不同的。」拿起牛奶潤了潤喉,繼續說道:「給水,是因為毫無關係,所以就算你是甚麼,蒼亞都不會在意;但給牛奶意義就不同了,給牛奶,是因為關心。這其實跟他的養父母也有關係,他的養父母有一個小孩,他們很寵他,夏天的早上就一定有冰牛奶,冬天就給熱牛奶,但給蒼亞的,永遠都只有白開水,所以他就認為給牛奶是因為關心。」

「蒼亞是很會觀察人的,連一點點的小細節他都不會放過,天冷,要不熱牛奶,就是熱可可,到手的東西一定是熱的;天熱,就算沒有牛奶,蒼亞也會去翻廚房找出幾顆水果來打成汁,就是為了不讓遠道而來的朋友口渴。」

抹掉快掉下來的眼淚,米耶繼續說「我跟蒼亞認識快十年了,從國中當同學到現在,從被蒼亞冷眼對待,到我發現其實他人很好。但至從我知道蒼亞的傷疤時,我有多自責......」再度抹掉眼淚「我後悔沒有再多纏著他,也後悔沒有多關心他。」

看著紅著眼眶的米耶,耶爾努力想搞清楚狀況「甚麼意思?蒼亞發生過甚麼事嗎?」

試圖讓自己冷靜冷靜,米耶起身走向小廚房,到了杯水灌下肚後洗了把臉,又倒了兩杯熱牛奶回到沙發前,將其中一杯遞給等著自己的哥哥。

抹了抹臉,米耶再度開口:「老哥,雖然我希望你是從蒼亞口中自己聽到的,但我這麼做,弌熐和穎辰一定也會支持我,所以請你仔細聽。」

看著耶爾點點頭,米耶開口敘述自己所知道的,蒼亞的過去。

 

「喲!你是蒼亞吧?」

當年只有十來歲的米耶笑笑的拍了拍正在位子上看書的蒼亞。

但是蒼亞只有淡淡地看著他一眼,又繼續沉浸在自己的書中世界。

「哎呀,跟我說說話嘛,這個班級沒有一個人我認識,也沒有人可以和我聊天,我正無聊呢。」擅自將椅子轉向位於自己座位後方的蒼亞,更直接地趴在他的桌子上,佔據了大半的空間。

看著眼前這個打擾自己的轉學生,蒼亞將書闔上,直視自己眼前的米耶。

「有甚麼事嗎?」

看蒼亞有了回應,米耶便開心的笑了笑「你今天放學有空嗎?」

搖了搖頭,蒼亞淡淡的道「我放學得趕回家。」

「為甚麼?家裡這麼嚴格啊?」

愣了一下,蒼亞還是淡淡的回「沒什麼,家裡有事。」

米耶聞言嘟起嘴抱怨「诶?難不成你得回家做飯嗎?」

大概是沒料到蒼亞會點頭,米耶還愣了好大一下,連忙慌慌張張的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搖了搖頭「沒事,我習慣了。」將闔上的書打開,蒼亞又繼續看著手上的書。

因為自己有錯在先,米耶只好摸摸鼻子轉回自己的位子去。

剛轉回去,米耶身旁的同學便走過來找他竊竊私語「米耶,你別太靠近蒼亞,他父母很恐怖的。」

米耶一驚,直接拉著他走出教室外質問「甚麼意思?」

那同學看了看教室裡的蒼亞,壓低聲音道:「之前蒼亞跟班上一位同學很要好,放學常一起出去玩,結果被他父母知道了,當天蒼亞回家的時候直接把他打到進醫院,連那位同學也受了傷,那位同學的父母知道後就直接辦轉學,隔天蒼亞還是照樣來學校,本來老師要他回家靜養,但他說不想回家,所以便直接帶到保健室去,才發現他身上到處都是傷,嚇了一大跳。」

米耶這時插嘴「那想也知道一定是家暴啊!有通知警察嗎?」

同學搖了搖頭「本來是有叫警察和父母來,結果父母硬坳是蒼亞自己跌倒。最後變成不了了之。班上同學知道後都不敢接近蒼亞,怕不小心被牽連。」

米耶不滿的道「怎麼可以這樣!」

同學一驚「你小聲點!被聽到怎麼辦!」

米耶嘟起嘴,依舊不滿的道「我這個人很奇怪,別人越這麼說我越想這麼做!」

甩開那位同學,米耶大步走向蒼亞,把他正在看的書抽走,大聲嚇道:「你!今天放學在校門口等我!不見不散!」

蒼亞一楞「但是......」

「沒什麼可是!說好不見不散就不見不散!你要是不來我就在門口等到你來。」嘟起嘴,米耶說完後直接開前面的位子坐下。

不知道該怎麼辦的蒼亞一整天上課心神不寧,最後放學只好如約去校門口等著。

見到蒼亞準時來集合,還是一臉笑咪咪的米耶開心地開口道:「喲!你準時來啦。」

無奈的看了他一眼,求饒的開口「我認真的,不趕快回家的話我父母會很生氣的......」

嘟起嘴,米耶不滿的道:「唉呦一下下就好了啦,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的。」對蒼亞眨了一下眼睛,他直接拉著來不及逃走的蒼亞走。

轉眼間,時間已經到了八點,見一臉完蛋了的蒼亞,米耶決定放他走。

怎知明天一早,蒼亞卻請了一整個上午的假,中午來時,米耶還以為他只是睡過頭,怎知他不只全身的傷,甚至某些傷口還留著血。

但蒼亞卻只是甚麼都沒發生似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米耶愣了一下,走到他旁邊直接將他從位子上跩起來「你在幹嘛啊!傷得這麼重還不去看醫生,你瘋了嗎?」

看著他,蒼亞將他的手撥開,淡淡的道:「沒事,它自然就會好的。」

聽他這麼講,米耶簡直快氣死,二話不說直接拉著蒼亞走出教室。

一邊走一邊嘴裡還碎碎念「甚麼自然就會好,你是不知道受傷就要上藥,就要去保健室嗎?你這樣要是傷口發炎或化膿的話怎麼辦?說甚麼會好......你要是不去上藥只會更嚴重!」

聽著他這樣念自己,蒼亞眨了眨眼睛,不自覺的流下眼淚。

見蒼亞一點回應都沒有,米耶回頭本來想念他幾句,卻只看見他流下眼淚。

慌張的放開他的手問:「怎麼了?我扯痛你了嗎?還好嗎?」

笑了笑,蒼亞搖了搖頭。

一臉莫名其妙的米耶抓了抓頭,確定他沒事後就繼續拉著他進保健室。

進到保健室,保健室裡的老師一見到蒼亞便驚訝的從座位上站起。

「蒼亞同學!你還好嗎?你又被你養父母打了?」

聞言,米耶驚訝的拉著蒼亞問道:「又?你真的被你養父母打?」

還是一臉甚麼事都沒有的蒼亞看了他一眼,自行拿起消毒水消毒。

米耶盯著他幾秒後,走到他面前搶過他手中的消毒水,強押著他坐下,拉著他的手幫他消毒。

正要把他的袖子往上拉時,蒼亞卻強行將自己的手扯回,遮住自己的手腕道:「右手不用,我可以自己來。」

盯著他,儘管蒼亞抵抗,米耶仍堅持將他的袖子往上拉。

見自己的袖子快被拉起,蒼亞慌張的阻止他「米耶!」

一將他的袖子往上拉,看見的是一道一道的傷疤。

見到那些傷疤,米耶驚訝的看著眼前移開視線的蒼亞。

「蒼亞......你會自殘......?」

依舊不看著米耶的蒼亞還是甚麼都不說。

米耶請老師出去,說想獨自和蒼亞談談。

老師嘆了一口氣,拍了拍蒼亞的肩膀後便走出去將保健室留給他們兩個。

米耶搬著椅子走到蒼亞面前坐下。

見蒼亞還是不打算開口,米耶了一口氣,沉重的搭著他的肩膀。

「首先我想知道,蒼亞,你是因為我才會被你的養父母打嗎?」

看到蒼亞搖了搖頭,米耶鬆了口氣,又繼續問:「那我再問,你為甚麼自殘?」

一楞,蒼亞只是淡淡地說了句:「沒什麼。」

「蒼亞,如果你有甚麼事,我希望你告訴我。」

但他卻還是搖了搖頭。

沉默了幾秒鐘「蒼亞,你是不能說,還是不想說。」

看到蒼亞明顯僵了一下,米耶趁勝追擊「是不能說,對不對?」

蒼亞愣了一下,微微點了點頭。

看見他點了頭,米耶拍了拍他的肩膀,看著感覺快哭出來的蒼亞,米耶從椅子上站起來,直接將坐著的蒼亞抱進懷裡。

拍著他的頭,米耶放輕聲音「想哭就哭吧,我不會笑你的。」

聽到努力壓抑的啜泣聲,米耶揉著蒼亞的頭「有的時候哭出來總比悶著好,可以的話,我願意聽你說。」

帶著啜泣的聲音,蒼亞斷斷續續地說著:「我的養父母......不喜歡我、班上同學......也、也不喜歡我......我的養、養父母......只要喝醉酒、就打我......他們不高興......也會打我,每天回到家、他們、就會叫我做家務......晚回家、就、就會被打、被罵......他們,也不准我交朋友......我、我......」

雖然斷斷續續的,但米耶聽到還是皺緊眉頭,手上仍揉著他的頭。

蒼亞一說完,便開始嚎啕大哭,雙手緊抓著米耶的制服,儘管他的制服已經被抓皺,蒼亞卻還是抓著它。

打算讓他哭個夠的米耶只是揉著他的頭髮,默默地等他哭個夠。

 

哭了一陣子的蒼亞尷尬的擦掉臉上的眼淚,哽咽的向米耶道歉:「對不起,米耶......把你的制服抓皺了......」

米耶只是笑笑的搖頭「沒什麼啦,到是你還好嗎?眼睛都腫起來了。」

也搖了搖頭,他安靜了一會兒,突然臉紅起來。

見到如此稀奇的場景,米耶突然一邊奸笑一邊往他那邊靠過去。

看到米耶靠過來,蒼亞一邊往後推一邊問道:「你、你幹嘛。」

笑容加深的米耶沒表示甚麼,只是說了句:「沒有啊。」然後繼續帶著笑容看他。

覺得不自在的蒼亞轉視線,揉了揉鼻子後道:「呃恩、謝謝你聽我說這麼多廢話。」

笑容又加深的米耶搖了搖頭,開心的問「那我們是朋友了嗎?」

愣了一下,蒼亞不太明顯的點了點頭。

但米耶卻看的一清二楚,高興地撲過去抱住蒼亞。

「好耶!我們終於是朋友了!」放開他後,米耶依舊笑笑的「改天再把我之前的朋友介紹給你認識。」

點了點頭「好啊。」蒼亞露出的一個真正的微笑。

 

喝了一口熱牛奶潤喉,米耶捧著馬克杯,抬頭看著眼前一臉嚴肅的耶爾。

「聽完有甚麼感覺啊,老哥。」

耶爾抓了抓臉,又聳了聳肩「沒什麼感覺,這種故事很常見。」也喝了一口溫牛奶潤了潤感覺乾乾的喉嚨,耶爾繼續說「只是大部分的人都是被親生父母虐待,蒼亞是被養父母。雖然遭遇差不多,但是感覺不一樣,這是我們永遠無法理解的。」

看了一眼蒼亞的房間,耶爾繼續說:「但是很多人都因為這樣個性改變,所以才會有悲劇發生。蒼亞看起來並沒有太大的改變,也許是因為提早發現,也還好他認識了你。」

聳了聳肩「可不只是因為我喔,弌熐跟穎辰的幫助也很大。」

「喔!那我得感謝他們了。」笑了笑,耶爾道。

將熱牛奶喝完,米耶走到廚房將杯子清洗乾淨,放到杯架上後便走向蒼亞的房間。

「好啦,我去看看蒼亞,你慢慢休息吧。」

目送他走進蒼亞的房間,耶爾將手中已經涼掉的牛奶一口乾掉,隨後便獨自在三樓隨處走動。

走到廚房時,突然感覺自己腳邊有甚麼東西在蹭著自己。

低頭一看才發現有一隻看起來還年輕的黃金獵犬在看著自己,一隻看起來剛出生不久的緬因貓就趴在他頭上一起望著他,旁邊還有兩隻小隻的柴犬以及阿拉斯加雪橇犬,四隻動物看起來像是兄弟一般靠在一起。

愣了一下,他笑笑地蹲下揉了揉黃金獵犬身上的毛。

「他們很可愛吧?」

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耶爾一大跳,整個往後跌了一跤。

本來圍在他身邊的動物們聽到聲音便開心地迎向那個聲音的主人。

蹲下來摸摸牠們,蒼亞露出溫和的笑容,跟在旁邊的米耶也跟著蹲下來揉了揉牠們。

「我是在去取貨完正準備要回來時在路邊找到牠們的。」起身從冰箱取出牛奶分別到在四個碗裡,依序將碗放下,看著四隻動物喝著碗裡的牛奶,蒼亞還是笑著摸了摸黃金獵犬的頭。

「牠們四個被放在同一個箱子裡,因為同樣都是被拋棄的,所以我就把他們帶回來了。」

一驚,耶爾和米耶帶著苦笑直冒冷汗。

看了他們一眼「我知道米耶把我的事告訴你了,我並不在意,反正如果你要在這裡工作,遲早有一天會知道。」

一楞,米耶緊張地抓住蒼亞的袖子問:「你的養父母還會到這裡跟你要錢?」

看了他一眼,蒼亞點頭「恩,他們要錢的時候就會來找我,比如說等等就會來了。」

皺眉,米耶繼續問「為甚麼?他們上次不是說最後一次嗎?而且你都替他們把所有在外面借的錢都還完了不是嗎?」

聳了聳肩「他們哪次不是說『最後一次』的?在你們來之前他們就打過電話來了,剛開始我本來想跟他們說他們打錯了,可惜這招不管用。」又倒了些牛奶到空碗裡,他繼續接著說:「他們一開口就是跟我說最近又開始缺錢用了,他們的兒子最近因為在外面賭博所以欠了地下錢莊快十幾萬,又說甚麼他們最近沒錢買酒,要我在貼錢給他們買酒喝。」冷笑了兩聲,他緊握手中的盒裝鮮奶「他們開口跟我要了五十萬。」手中的盒裝牛奶因為擠壓而一點一點冒出裡面的內容物,乳白的牛奶溢了出來「第一次是十萬,第二次是二十萬,第三次是二十二萬,第四次是二十六萬,第五次是三十二萬,第六次是四十萬。」

「噗哧!」手一收緊,乳白色的液體流了出來。

驚訝的米耶連忙握住他的手叫喚他的名字「蒼亞!」

深呼吸,蒼亞笑著回應他「我沒事,米耶。」拍了拍他的手,蒼亞安撫著嚇到的動物們「對不起,嚇到你們了,你們可以自己回到房間裡睡覺嗎?」拍了拍牠們,四隻動物像是明白他說甚麼似的,都乖乖地回到房間休息。

看到牠們都回到房間後,蒼亞再度轉向米耶和耶爾道:「你們快回去吧,尤其是你,米耶,我的養父母不會想再看到你的。」笑了笑「你應該也不想看到他們吧?」

米耶露出笑容,當蒼亞以為他要回去時,米耶開了口「不要。」

一楞「米耶、你.........」

「沒事的啦,他們越不想看到我,我越要見他們。」

又愣了一下,蒼亞笑了出來「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看著兩人的耶爾莫名的覺得會發生甚麼事似的,忐忑不已。

 

看著眼前的養父母及他們的小孩,蒼亞在他們面前的桌子放上開水。

因為怕發生甚麼事情,所以在耶爾和米耶的堅持下,蒼亞將弌熐和穎辰給叫來了。

「怎麼,叫這麼多人來,怕我們把你給吃了不成?」冷笑,養父母的小孩諷刺的開口。

喝了一口蒼亞早早準備的熱牛奶,米耶看了他一眼後回嘴:「你有說話嗎?你這個還沒長大的小鬼?」

「你......」

「薩比,你是不想要錢了對不對?」冷看了他一眼,蒼亞語氣平淡的開口。

咬著牙,名叫薩比的男孩不滿的坐下。

回到自己的位子坐下,蒼亞直接的開口道:「如果你們只是要來拿錢,那你們可以走了。」

養母聽到蒼亞這麼說,不由得緊張了起來「蒼亞,不要這樣嘛,我們好歹也把你從小養大......」

「你們從來沒養過我,我所有的支出都是我自己去外面打工付的,之前沒辦法打工的錢我也都給你們了,還不夠嗎?」直接阻斷養母繼續說下去,蒼亞依舊冷淡的回。

「蒼亞,要不是我們收留你,你會有今天嗎?」養父突然說。「你有今天的成就我們也有幫你一點吧?再說你也是我們的小孩,給我們點零用錢難道有錯嗎?」

「我給你們的零用錢還不多嗎?而且照你們對我的方式,我是不用養你們的。」頓了一下「在說你們不是還有個『寶貝兒子』嗎?他養你不就得了?」

「而且我有今天的成就不是你們的原因,是我自己努力得來的。」

忍不住的薩比直接拍桌站起來,指著蒼亞大聲的說:「少囉嗦!你就乖乖把錢交出來就對了,說那麼多廢話幹嘛?」

阻止也打算站起來的弌熐和米耶,蒼亞將椅子下已經裝好錢的袋子拿起來後站起道:「老實說我也不想廢話,但是說好了,這是最後一次。」將袋子丟給他們,蒼亞帶點冷酷意味的笑「如果還有下一次,我會直接請我的朋友們把你們轟出去。」

走向門口將門打開,蒼亞依舊冷淡「請吧,各位『客人』,夜路不好走,當心找不到回家的路。」帶著冷笑,蒼亞將三人趕了出去。

將門關上,蒼亞走向剛剛三人坐的地方,將桌上的三杯水直接倒掉後,將紙杯丟進回收桶。

習慣似的將桌子擦乾淨,他為其他人又煮了杯熱牛奶,端給他們後才坐下。

呼出一口氣,蒼亞不好意思的道:「不好意思了,讓你們受委屈了。」

莫名笑得很開的弌熐和米耶互看了一眼「不會啊我們很開心的。」

愣了一下,蒼亞問:「嗯?甚麼意思?」

米耶笑了笑「你剛剛說我是朋友了啊。」

看著連穎辰都露出淡淡的笑容,蒼亞不好意思的臉紅了起來。

倒是耶爾一臉擔憂,一直看著蒼亞。

感覺到他的視線,蒼亞疑惑的問「怎麼了?一直這樣看我……」

好像有所顧忌似的,耶爾猶豫了一下後道:「蒼亞,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一楞,蒼亞看著一臉憂鬱的耶爾「沒有啊,你為甚麼這麼問?」

放下手中的杯子,耶爾將手放在蒼亞的額頭上,過沒多久便皺了眉頭道:「蒼亞,你在發燒你不知道嗎?」放下手,耶爾當著所有人的面將蒼亞拖進房間,過了一陣子後走出來。

看耶爾走出來,米耶便走上前「怎麼了?蒼亞真的發燒?」

依舊皺著眉,耶爾自動走到浴室拿了幾條毛巾出來,拿了一個臉盆裝熱水,走進蒼亞的房間,正當米耶等到不耐煩想進去時耶爾走了出來,順手帶上門。

阻止想走進去的米耶,耶爾將米耶拉到小客廳「我讓蒼亞繼續睡了,退燒藥我也給他吃了,先觀察一陣子看看,如果還在發燒我們在送他去醫院。」

一抬頭,看到所有人都在看著自己,耶爾一楞:「怎……怎麼了嗎?」

弌熐抓了抓頭「耶爾,你看的出來蒼亞不舒服?」

一楞,耶爾疑惑的問:「你們看不出來嗎……?」

「呀......說來慚愧,蒼亞每次身體不舒服總是會裝作沒事,所以我們看不出來他的身體有沒有問題。再說他要是真的不舒服也會硬撐,不會讓我們發現。」又抓了抓頭,弌熐語氣帶著抱歉「多虧這次有你在,不然蒼亞應該會堅持要開店。」語畢,他走向樓梯口後回頭道:「看來今天是沒有要開店了,我去把休息的牌子掛上去。」揮了揮手後便往樓下走。

「那我下去幫忙,蒼亞有交代過如果沒開店的話店面還是要打掃。」米耶說完便跟上去。

下去前還交代了一聲「穎辰,蒼亞就麻煩你了,你有當過醫生,應該比較了解。」

穎辰點了點頭表示了解後,米耶便往樓下走去。

看著米耶走下樓後,穎辰默默地拉開沙發旁的矮櫃,拿出裡面的急救箱。

又走到浴室多拿了幾條毛巾後走近蒼亞的房間。

不知道該做甚麼的耶爾跟上前,發現剛剛進房間休息的四隻小動物已經跳上蒼亞的床,擔心的望著他。

放下手上的急救箱和毛巾,穎辰先拍了拍四隻動物,安撫完牠們後才打開急救箱,拿出裡面的體溫計。

讓已經睡著的蒼亞夾在腋下,再換了條熱毛巾放上他的額頭。

聽到體溫計傳來「嗶嗶」聲,穎辰拿起一看,皺了眉頭後放下體溫計,拿出冰棒棍拉開蒼亞的嘴拉,看了看他的喉嚨後便將冰棒棍丟進垃圾桶。

將蒼亞放在棉被上的手翻過來,把了脈。聽了一會兒後便把他的手放在棉被下。

看了一眼站在旁邊一臉擔心的耶爾,站起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沒事,只是發燒而已。」

聽到穎辰說話,耶爾連忙上前握住他的手問:「真的只是發燒?不是感冒?」

突然被握住手,穎辰愣了愣,隨後便露出淡笑安慰「真的,只是他最近太累了,壓力也不是我們可以想像的,所以才會發燒。」看了蒼亞一眼「簡單來說就是用腦過度,休息幾天就好了。」

聽到是這樣的回答,耶爾一時還無法反應過來,直到米耶和弌熐上樓沒在小客廳看到他們,走進房間他們還握著手,看著穎辰一臉無奈的樣子,弌熐便上前分開他們的手時,耶爾才反應過來。

「诶?你們甚麼時候上來的?」

嘆了一口氣,穎辰看著耶爾說道:「我怕蒼亞他會突然有甚麼症狀,可以麻煩你待在這裡照顧他嗎?」

點了點頭,耶爾便找了張椅子坐到床邊。

拍了拍其他了人,穎辰便示意兩人走出去。

見其他四隻動物留在這不方便,米耶便將他們一起帶出去

將房門輕輕關上,三人手上各抱一隻動物,這才發現四隻裡面唯一的緬因貓不見了。

正當弌熐打算進去房間找,卻被穎辰拉住。正當疑惑時,穎辰開口道:「別進去找了,那隻是最黏蒼亞的。」

---------------------------------------------------------------------------

這次打得比較長!!

下自填坑不知道是甚麼時候了www

最後感謝看到這裡的你>30b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