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華火腿🍖

灣家人,繁體字注意⚠⚠⚠
我看得懂簡體但是不太知道怎麼切換鍵盤……也不太會運用,我大概文學方面沒什麼成就(?
不定時更新
最近板上大多都是凹凸相關( ´▽` )ノ
不是放二創時版上多放自創文章或者自家孩子 ,少量二創、同人文。
比較忙沒什麼時間碼字,不好意思了(Orz

想多認識新朋友但是我又不好意思搭訕(´Д`。);;;
所以如果有人願意跟我當朋友的話我很歡迎的,快來搭訕我╰(*´︶`*)╯!!

酒吧

一樣是個坑!!

那麼接下來正文!!

--------------------------------------------------------------------------

1.初相遇

「叮噹噹。」

門口掛的鈴鐺發出聲響,正在擦拭酒杯的調酒員抬起頭來看向門口。

仔細一看,調酒員的眼睛竟然是宛如大海般的深藍色。

一見來者,調酒員露出淡淡的微笑「米耶,我們還沒開店喔,怎麼了嗎?這麼早來。」

來者露出燦爛的笑容,開口道:「沒有啦,想帶個人給你認識,就是我之前我和你說過的,我的哥哥。」

調酒員這才發現,原來米耶身後還有一位遠比他高大許多的人。

米耶的哥哥也爆出微笑「你好,我叫耶爾。」走上前,伸出自己的手。

笑了笑,調酒員並沒有伸出手,帶著歉意開口「不好意思,我現在手不太乾淨,不方便和您握手,請見諒。」微微低頭,調酒員轉向米耶「米耶,我還有事要忙,你們要喝點什麼嗎?」

「不用了,我們自己來就行了,你去忙吧。」米耶正要走向吧台,卻被調酒師阻止。

「不行,竟然你們來到了我的店裡,不管開店了沒有,你們都是我的客人。」調酒師優雅卻快速的調出了兩杯不同的調酒,放上兩位的面前。

「一杯是米耶常點的琴蕾,一杯是藍鳥,請品常。」

調酒師又從吧檯拿出一盤櫻桃「這給你們吃,因為還沒開店,所以沒什麼像樣的東西,不好意思了。」微微鞠躬,他便自行走向後面的廚房。

耶爾抓了抓鼻子,轉向一旁已經喝起調酒的自家弟弟「喂,那個調酒師是誰啊?」

米耶放下酒杯「他的名字叫蒼亞,怎麼了?」

「不是啦,感覺他好像特別想和我保持距離的感覺,但你和他好像還滿熟的阿。」

米耶聞言笑了笑「嘛,他自己也經歷過一些事情,所以除非熟的人,不然他都會這樣和人保持距離的。」

「經歷過一些事?什麼事?」耶爾好奇的看著自家弟弟。

米耶淡笑「這個,你還是自己問他吧。」

耶爾孩子氣的嘟起嘴吧「什麼嘛,就你知道喔。」

小酌一口調酒,米耶轉向耶爾「怎麼了?難得看你對別人有興趣。」

「嘛,我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就是想知道他的事。」

眼睛一瞇,米耶語氣略改嚴肅「如果你只是玩玩,我會生氣喔。」

耶爾揮了揮手「我知道啦,你最討厭別人欺負自己看中的人不是嗎?我好歹也是你哥哥,自己的弟弟我很清楚的。」拿起眼前的調酒喝了一口,驚訝的道「喔!滿好喝的欸。」

「當然,蒼亞很厲害的。」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唇,米耶看著已經被自己喝完的空酒杯,思考著要不要找正在忙的蒼亞幫自己在調一杯。

「能得到你們的賞識,是我的榮幸。」

正想起身去找蒼亞,對方柔和的聲音卻在身後傳出。

兩兄弟有默契的一起轉身,正好看見蒼亞端著兩盤不同的食物出現在身後。

蒼亞淡笑,隨即開口道「我想你們都餓了,所以做了些可以墊胃的食物,要吃嗎?」

看見兩兄弟眼睛一亮,蒼亞笑著將兩盤不同的食物端上。

「因為店裡的廚師還沒來,所以我簡單做了些食物,希望和你們的胃口。」

「謝謝你,蒼亞。我剛好餓了呢。」燦笑,米耶拿起三明治咬了起來。

看了眼食物,耶爾驚訝的道「喔!都是米耶喜歡的食物欸。」

走進吧台的蒼亞笑了笑「剛好有食材,要吃當然是吃自己喜歡的食物吧?」拿起米耶已經空了的酒杯,再度幫他調了一杯放上後,蒼亞再度開口「請問有你不喜歡吃的嗎?如果不喜歡我可以在做別的......」

耶爾連忙揮手「不是不是,我很喜歡,這樣麻煩你很不好意思罷了。」

「服務客人是我的榮幸。」蒼亞淡笑。

解決掉手上的三明治,米耶開口「蒼亞,你不吃嗎?」

蒼亞一愣「沒關係,我還不餓......」

耶爾直接站起身,將蒼亞拉出吧台「唉呀沒關係啦,吃飽才有力氣繼續做事啊。」

看著自己被拉住的右手,蒼亞皺起眉頭。

看見蒼亞臉上的表情,米耶連忙站起拉開兩個人的手。

正當耶爾覺得疑惑,想要開口的時候,卻看見蒼亞痛苦的表情,連忙上前詢問。

「怎麼了?我拉痛你了嗎?我拉太大力了嗎?」耶爾慌張的上前詢問「對不起對不起,我一直不太會控制自己的力氣,你有沒有怎麼樣?」

見耶爾慌張的樣子,蒼亞反而笑了笑「沒事,是我自己的問題,你不用太緊張。」拍了拍米耶握著自己的手「米耶,我沒事,謝謝你。」

一臉擔憂的米耶緊張的開口「真的沒事嗎?要是真的不舒服一定要說喔。」

蒼亞淡笑「我沒事,真的。」看向一臉緊張的耶爾,蒼亞開口道「耶爾,讓你受驚訝了,不好意思。」

耶爾連忙搖搖頭「不會不會。」

轉過身,蒼亞逐自走到米耶旁邊的位子坐下,轉頭對兩人微笑「好啦,快點過來吃東西吧,不然東西涼掉就不好吃了。」

兩兄弟交換了一個眼神,一起走到剛剛的位子坐下。

蒼亞像沒事似的,開口「對了,你們兩位今天到這裡有什麼事嗎?」

米耶聞言,放下咬到一半的三明治「喔,沒有啦,你前幾天不是跟我說你店裡缺人手嗎?我想說反正我們兩個現在是無業狀態,不然你應徵我們兩個怎麼樣?」

蒼亞一愣「诶?兩位現在沒有工作嗎?」

「對阿,你願意收留我們嗎?」耶爾開玩笑的道。

蒼亞低頭思索了一下,隨即變認真的轉過身「那請問兩位是要應徵什麼職位呢?我們目前有服務生、鋼琴師、甜點師這三個職位可以選擇。」

米耶馬上舉手「有!我要選擇鋼琴師!」

耶爾配合的也舉起手道「我選擇甜點師。」

想了想,蒼亞首先看向米耶「因為我們不是每天都有需要鋼琴師,所以可能需要你順便兼職當服務生,請問這樣你可以接受嗎?」

米耶隨即便馬上回應「可以啊,我本來就是想說可以的話,我也想當服務生。」

蒼亞點了點頭,轉向耶爾「甜點師的部分,雖然我是店長,但是廚房不是我負責的地方,所以要請你等到廚師來。但可以的話,請兩位今天就先來上班,當做試用期。」

兩兄弟點了點頭。

正當想說些什麼的時候,門口又傳出鈴鐺響亮的聲音。

兩位年紀相仿的男性一同走進了店中,其中一位見到蒼亞便笑笑的湊了上來。

「下午好啊,這兩位是......?」

見到來者,蒼亞淡笑著解釋「來應徵的,正好,有一位要應徵甜點師,麻煩你了,弌熐。」

名字叫做弌熐的男性露出爽朗的微笑,留著一頭挑染的黑褐色短髮,微抓過的頭髮顯得特別帥氣,髮尾微卷,眼睛是黑色的。

耶爾站起身,走向弌熐「我叫耶爾,請多多指教。」

弌熐露出大方的微笑「我叫弌熐,來吧,我帶你去廚房。」

打過招呼後,弌熐便帶著耶爾走向廚房。

看著兩人走進廚房,蒼亞向另一位介紹被留下的那一位「這位叫穎辰,由他帶你介紹服務生的職務。」

「穎辰,麻煩你了。」

名叫穎辰的男孩留著一頭整齊的黑色頭髮,仔細看卻有點偏向深藍色,純黑色的眼睛散發出冷靜的感覺。

他轉向米耶,點了點頭「你好。」

米耶淡笑「我是米耶,請多指教。」

「好了,接下來就麻煩你了,我出去一下。」

穎辰一愣「蒼亞,你不留下來看看嗎......?」

蒼亞搖頭「恩,我去補貨,馬上回來。」

「我知道了。」

目送蒼亞走出店門口,穎辰轉向米耶「走吧,我帶你去熟悉環境。」

「好的。」

 

搬著一箱酒的蒼亞用肩膀推開掛著鈴鐺的店門,聽見鈴噹響起,已經介紹完環境的穎辰正拿著掃把掃地,一旁的米耶則是拿著抹布擦拭所有的桌椅。

將手上的酒箱搬進吧台後的倉庫後,蒼亞走向兩人詢問:「弌熐和耶爾呢?」

停下手上的動作,穎辰望向對方「好像還在廚房的樣子,怎麼了?」

搖搖頭「沒事,我去看看。」

盡量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響,蒼亞放慢腳步走進廚房。

「喔!看不出來你還挺厲害。」

一走進廚房,第一個聽到的就是弌熐那宏亮的聲音。

「沒有啦,有興趣唄。」

站到兩人看不到的死角,蒼亞默默地望著嘻嘻笑笑的兩人。

「對了,你是在哪學到這些的啊?看你手挺巧的。」一臉崇拜的弌熐看著耶爾面前像藝術品的食物,偷偷抹了抹口水。

耶爾面前放著各式各樣的甜點,此時的他手中正拉著糖,為眼前的甜點添上最後一筆。

「是跟我爸學的,他可厲害,甚麼甜點都會呢。」拉出一隻簡單的蝴蝶放上眼前其一的甜點,捏了捏糖,繼續下一個。

「喔!那我得會會他!」好勝的弌熐摩拳擦掌似的挽起衣袖。

笑笑的拉出一朵小花,放上甜點後淡淡的道「可惜你了,他去世有五年了。」

像被潑了一桶冷水,呆了一下,弌熐驚慌的道歉「對不起!我不知道......」

笑了笑「沒關係啦,我甚麼事都沒有啊。」把最後一個蝴蝶結放上,把手上的手套拿下,將手清洗乾淨後拍了拍身旁的弌熐。

「沒事啦,都過了五年了。」

還是一臉抱歉的弌熐拍了拍他「好!為了賠償你,我做我擅長的拿手菜請你吃吧!」

再度挽起衣袖,弌熐迅速的進行前置作業。

趁他準備前置作業,耶爾將做好的甜點放到冷藏箱裡。

將器具收拾好後,弌熐的前置作業也準備好了,現在正快速的炒著菜。

耶爾好奇的站在旁邊觀望,當所有菜準備好後,天也差不多快黑了。

看著兩人相處得好,躲在死角的蒼亞又悄悄的回到前台。

 

回到吧檯,看米耶和穎辰已經將前台清理乾淨,叫了聲正在休息的穎辰。

走了過來,已經換好衣服的穎辰發出疑問「怎麼了?要開店了嗎?」

搖了搖頭「剛剛去廚房看了一眼,弌熐他們已經將晚餐準備好了。」拿出五個水果杯放在吧台上。

「今天晚點開店,我們吃完再開店吧。」迅速的準備好四杯簡單的水果汁,再另外倒一杯白開水,準備完後抬頭道:「去把他們倆叫出來吧,順便把飯菜端出來。」

點了點頭表示明白,穎辰便轉身領著米耶走向廚房幫忙兩人端菜。

將要使用的桌子擦乾淨後,其他人也依序將餐點端出來。

擺好四張椅子後,蒼亞將自己手中的開水一口乾掉後抬頭看向其他人「你們吃吧,我出去一下。」說完便直接拿著自己出門必帶的側背包便直接推門出去。

除了耶爾外的人都明白似了應了聲,便直接拉開椅子坐下。

還站著的耶爾愣了幾秒鐘,轉頭看向已經吃起飯的另外三人,問道:「蒼亞他不吃嗎?」

吞下口中的飯,弌熐道:「沒事啦,蒼亞不吃晚餐的。」說完便繼續向晚餐進攻。

看弌熐不打算解釋,米耶接著說:「坐下吃飯吧,快要開店的時候蒼亞就會回來了。你再不吃的話弌熐會把你的份吃掉喔。」喝了一口清湯,米耶繼續說:「不用擔心有剩飯,我們都知道他晚餐不吃,所以弌熐只煮四人分而已。」

「弌熐和蒼亞討厭有剩飯。」默默吃飯的穎辰開口。

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的耶爾摸摸鼻子,也坐下開始吃飯。

當他們都吃完收拾好,準備開店時,蒼亞推門走了進來。

焦急的耶爾一看到蒼亞便馬上湊過去「你去哪裡了?我等你等的可久了。」

只淡淡看了一眼耶爾,蒼亞便自行走向吧台換上準備開店的衣服。

抓了抓頭,耶爾默默地走向廚房準備開店。

只簡單圍上圍裙,弌熐一邊束頭髮一邊看向走進廚房的耶爾道:「哎呀別難過了,我剛跟他認識的時候他也只看了我一眼,甚麼話都沒說呢。」束好頭髮後便走向冰箱確認食材。

「蒼亞以前發生過不少事,所以跟剛認識的人都會保持距離,相處久了他就會卸下心防的。」確認完食材後,因為還沒有事情,所以便拉著耶爾坐下。

「我不能跟你說他發生甚麼事,但我可以告訴你,剛剛他會出去並不是因為討厭你,而是從前他的父母不讓他吃晚餐,所以養成了壞習慣。但是為了不讓我們在意他到吃不下飯,所以只要到晚上吃晚餐的時候他就會出去隨便繞繞,等到要開店才會出現。」到了兩杯水,將其中一杯遞給耶爾,弌熐靠著桌子。

「我曾經想讓他改過來,但是失敗了。」喝了一口水潤喉「雖然你現在跟蒼亞還不熟,但你一定會喜歡他的。」淡淡笑了幾聲,聽到外場響起鈴鐺清脆的聲音和穎辰的招呼聲,弌熐乾掉杯子裡剩下的水,捲起袖子準備幹活。

默默聽著弌熐敘說有關蒼亞的事,耶爾也乾掉杯子裡的水後做起了準備工作。

 

將牌子翻到休息中,蒼亞走進店裡。

已經收拾好廚房的弌熐和耶爾正在幫穎辰和米耶清理外場。

走進店裡的蒼亞看了他們幾秒便走向吧台開始清理和記帳。

將打掃工具放回倉庫,弌熐和穎辰便走向吧台打招呼「蒼亞,我們收拾好了,先走囉?」

蒼亞停下手邊記帳的工作,抬頭看向他們倆「恩,辛苦了。」

「辛苦了。」穎辰微微彎腰,便和弌熐走出店面。

米耶看他們倆走了便湊過去「蒼亞,你需要忙嗎?」

沒有停下手中的工作,蒼亞搖了搖頭「沒關係,你們的工作已經做完了,早點休息吧。」看了一眼窗外已經微亮的天空,蒼亞低頭繼續記帳。

抓了抓頭,也不知道該怎麼接話的米耶便拉了拉自家哥哥「那我們先回去囉?」

還是沒有抬頭的蒼亞打了聲招呼「恩,辛苦了。」

「辛苦了。」又抓了抓頭,兩兄弟打了招呼便走出店面。

目送他們兩兄弟出去,低頭將剩下的記帳進入最後步驟,完成後便將帳本放回吧檯下的櫃子。

將背靠上椅背,抹了抹臉後嘆了口氣。

看著寧靜的空間,莫名地想到自己的過往。再度抹了抹臉後站了起來,將椅子物歸原位,走上樓,回到屬於自己的小小空間。

 

「你不用等蒼亞了啦,老哥。」喝著下班後跟蒼亞要來的琴蕾,米耶看著走了一段路後便自行停下來的耶爾道。

「為甚麼這麼說?」

想著果然沒有剛調出來的好喝的米耶一邊分神的回答自家哥哥的問題「蒼亞住在店裡,那個店面就是他唯一的家。」

「唯一的家?他父母不在世了??」耶爾一臉驚訝。

搖了搖頭,米耶將最後一口琴蕾喝掉後將瓶子放進自己的包包後才回答問題:「不是,他父母還健在,只是......」突然停住,米耶轉頭看向自家哥哥「喔,差點說出來。」

想了一下,米耶突然嚴肅地盯著耶爾「我說過了,等他可以接受你的時候,他自己會告訴你的。」頓了一下「我不能告訴你太多,因為這也牽涉到個人隱私的問題。而且我們也答應過蒼亞不說出去了。」

直接拉著耶爾往回家的方向走「好了走吧,在不回家我們明天要開店時會起不來喔。」

看了一眼一步三回頭的耶爾「別太擔心他,他也自己走過來了,過個幾天我相信你們也可以變的很熟的。」

默默聽著他講,耶爾想了想,決定明天自己要提早起床,去見見蒼亞。

---------------------------------------------------------------------------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30b

评论(6)